北京观察:吴小晖案再起波澜 安邦境外资产大撤退

2019-06-25 19:08:57

“磬折名誉场,销铄成丑老。一夕不复晨,陨落随秋草。”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国民营企业安邦保险集团,北京时间6月24日再被媒体报道称,正在出售其5年前以5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收购的一系列豪华酒店,原因是安邦被中国政府接管后面临筹资压力加大。而大约两周前(6月11日),有自称是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的代理律师称当天前往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被拒。

安邦集团以及吴小晖案件之所以经过官方审判之后仍然引人关注,一是安邦在中国保险行业曾经的虎踞神坛,二是吴小晖曾经利用和中共红三代的婚姻给自己贴上红色后代的标签,并借此搭建自己的人脉平台。在安邦集团被中国监管机构接管并吴小晖被宣判一年之后,吴小晖现状如何?安邦又将走向何方?

除了官方公布的案情,还有坊间消息称吴小晖涉嫌参与2015年的重大股灾,是当时中国股市买空卖空的主要玩家和收益者(图源:VCG)

1/1

安邦保险集团曾是中国保险行业大型集团公司之一,但是其大肆海外收购,给中国国内银行留下巨大的债务风险(图源:多维新闻/摄)

2/2

2018年3月28日,上海法院审判吴小晖案(图源:@上海一中院)

3/3

中国知名媒体《新京报》原社长戴自更,2019年6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据传牵涉吴小晖案(图源:城市中国网)

4/4

安邦保险以19.5亿美元收购的纽约华尔道夫,目前正在出售中(图源:Getty)

5/5
上一张 下一张

吴小晖影响并未结束

吴小晖的信息基本面是,1966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一个普通家庭,其个人发迹和三次婚姻息息相关:吴的第一任妻子是温州市平阳县一位官员的女儿,第二位妻子是曾任杭州市长、后升任浙江副省长卢文舸的女儿。前者无从考证,后者的父亲卢文舸在中共政坛确有其人。第三次婚姻更是不得了——娶到了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芮。虽然邓家已经和吴小晖做了切割,邓卓芮也和吴结束了婚姻关系,但是借此找到各种跳板搭建自己的人脉,并仅用10年时间就将安邦资产从5亿元人民币变成7,000亿元。

2017年6月14日凌晨,安邦集团在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安邦概念股当日全线下挫。《纽约时报》报道,吴小晖当时已经被北京警方拘留。后来有媒体补充报道称,吴小晖位于北京的办公室2017年6月遭到突击搜查,吴小晖在搜查中被拘留。2018年2月2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时中国原保监会宣布接管安邦集团。2018年5月10日上午,吴小晖被一审宣判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下同)。当时有评论称,北京此举一是要整肃中国金融秩序,二是要震慑部分“红色后代”及其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

自从一审上诉2018年8月二审被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之后,吴小晖个人情况似乎就销声匿迹。不过今年6月,涉及吴小晖的消息再次流出。

6月10日,中纪委暨中国国家监委官方发布消息,《新京报》原社长戴自更被查,网络流传的消息称戴自更被查和吴小晖案件有关。1963年出生的戴自更是浙江人,和吴小晖系同乡,多年任职于中共宣传系统,其曾经任职的《新京报》由《光明日报》与官方媒体《南方都市报》跨地区合办,现已转归北京市委宣传部管辖。

具体的报道指,在戴自更离开新京报社(2017年8月)的4个月前,这家媒体以近乎公关式的报道为吴小晖和安邦集团“洗白”。彼时,吴小晖已是负面消息缠身。报道还指,2015年底新京报社出资设立山水从容创投基金,法人为戴自更,大股东则被扒出是吴小晖的表弟林聪,安邦集团被指实际出资1.87亿元,占股85%。不过,戴自更和吴小晖所建立的利益共同体的传言暂未获官方证实。公开信息显示,在戴自更调离后,北京市委巡视组2018年曾赴新京报社,指出该社党建薄弱,存在公款旅游、铺张浪费讲排场、报销随意性较大、审批过程流于形式等问题。

6月17日,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已经于2017年1月退休的成都农商银行原党董事长傅作勇被查。有消息称傅作勇落马也可能与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案有关。公开简历显示,傅作勇生于1957年1月,早期曾任四川省武胜县烟草专卖局局长、中国人民银行广安地区分行副行长、广安地区纪委驻金融系统纪检组组长、成都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理事长。成都农商行由成都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改制而来,于2010年1月挂牌开业,傅作勇出任董事长,后担任党委书记。

成都农商行成立不到一年就成为吴小晖旗下安邦集团最重要的金融子公司。资料显示,安邦2010年买入成都农商行35亿股股份,占比35%,到2010年底成都农商行的底色被彻底改变。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成都农商行一度成了安邦的第二总部,从上到下唯吴小晖事从,员工每天早上还要唱《安邦之歌》,所有关键岗位重要部门,乃至行政公章财务印章也均由安邦统管,甚至连保安也是从北京派来的。

有媒体报道,吴小晖控制成都农商行6年多,安邦凭此造就万亿帝国,在吴小晖受审期间,成都农商行成了分解安邦万亿帝国的关键。2018年12月,安邦保险集团接管工作组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成都农商行35%股权,转让底价为168亿元人民币。而工作组曾五次进出成都农商行,发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由此可见,吴小晖个人命运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是其案件造成的联动效应远未结束。就在戴自更被宣布遭遇官方调查的第二天,中国自媒体新浪微博上有自称是吴小晖代理律师的人士称,其于当天(6月11日)在上海宝山监狱申请会见吴小晖遭拒,并称已经将近一年没见到吴小晖。该人士自称律师周泽,他称和另外一名名为李金星律师是吴小晖案件的代理律师。曾有公开报道称德恒李贵方律师和京衡陈有西律师担任吴小晖二审辩护人,其后吴小晖是否更换代理律师暂时未有确切消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